家里有一件外套,父亲花了一生裁剪

0617

外套

我家里有一件外套
父亲花了一生裁剪
含辛茹苦地缝线。
外套对我说:当初你睡他的草席
如同掉光了树叶的树枝
当初你在他心田
是明天的明天。

我家里有一件外套
皱巴巴地,弃置一旁
看到它,我举目打量
屋顶、泥土和石块砌成的土房
我从外套的窟窿里
瞥见他拥抱我的臂膀
还有他的心意,慈爱占据着心房
外套守护我,裹起我,让祈望布满我的行旅
让我成为青年、森林和一首歌曲。

作者 / [叙利亚] 阿多尼斯
翻译 / 薛国庆

 

父亲用一生,做了一件外套。

外套并不华美,也不平整,和商店里熨帖笔挺的西装没法比。

外套就是父亲,贫穷、普通,是平庸大众中的一员,他老了,他赶不上时代的步子,有时他甚至让我难堪。

可是他依然守护、裹着我,以这样的方式,做儿子的英雄。

荐诗 / 照朗
2018/06/17

 

 

题图 / Roy DeCarava, Ketchup bottles, table and coat, 1952

8531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