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树,种给离乡的人,种给归不得的心情

0612

种树

种给离乡的人
种给太宽的路面
种给归不得的心情

种给留乡的人
种给落难的童年
种给出不去的心情

种给虫儿逃命
种给鸟儿歇夜
种给太阳长影子跳舞

种给河流乘凉
种给雨水歇脚
种给南风吹来唱山歌

演唱 / 林生祥

 

 

轻轻柔柔的民谣木吉他,加上质朴的三弦,乡愁就这么被撩拨起来了。

台湾人林生祥唱的是客家方言,平静温软,娓娓道来,质朴自然,淡而有味。如清风吹拂,风中有泥土的气息,有稻谷的香味,有树叶碎密的细语和歌唱,还有鸡鸣狗吠里的乡间日常。

种树,种给离乡的人和留乡的人,种给虫儿逃命,种给鸟儿歇夜,种给河流乘凉,种给雨水歇脚。词写得真美。

种树,怀着一颗谦卑和博爱之心,对自然万物报以平等的对视和关爱。人在种树的过程中,也是平静而自得的。

“平静才是真正的力量。”林生祥说。

我小时候也种过树,桃树和柳树。屋后种桃,河边插柳。桃树和柳树成长都很快,几年时间树干就有碗口那么粗。桃树结桃,柳树垂柳。

离家在外,虽然桃树结过的桃没有吃上一口,但每次桃熟时节,闻听家人、邻居夸桃甜、好吃时,心中总是宽慰的。柳树长得更快,没几年就高过我家的楼顶。过年回家,站在二楼床边,时常见几只松鼠在树枝上荡来荡去,相互追逐,像一群野孩子,皮得很。

种下了,其实无需看护、照顾。四季流转,只需交给时间,树会自然生长。

想起《世说新语》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故事:桓温北征,经金城,见年轻时所种之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

少时读归有光的《项脊轩志》,末尾一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老师说好,我也觉得好,但不知道好在何处。

现在才知道,这“亭亭如盖矣”就是逝去的时间在枇杷树上呈现的变化,睹物思人,年岁愈久,思念愈深,可见情深意厚。

荐诗 / 李小建(私人公众号:嬉皮诗)
2018/06/12

 

 

题图 / 丰子恺

3184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