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是一袭黑袍,月光按住了所有人的影子

0607

风吹过来

光线穿过椰枣树般张开的墙壁和窗帘上的
弹孔,汇入黑胶唱片里的
幼发拉底河

很多年前,他也曾这样坐在
床边,默默听着。
那时有月光,也有孩子们的
笑声。

他抬起头,就能看见天上翻滚的云——
像露头的白熊,呼啸而来
又若无其事地散去

他不相信每次的唱针都停留于
相同滑音,如同
荒原上的波斑鸨,在张开羽毛吸引雌性的时刻
忽然被猎枪的子弹击中

缄默是一袭黑袍,像从前
孩子们跪在地板上玩不倒翁,月光按住了
所有人的影子

他有些恍惚,不知自己是否还埋在
四十年前的影子里。

风吹过来。宣礼塔,与手中的烟斗
同时冒烟

作者 / 贾浅浅

“光线穿过椰枣树般张开的墙壁和窗帘上的/弹孔,汇入黑胶唱片里的/幼发拉底河”,首句,就出手不凡。椰枣树与墙壁,发生“嫁接”般的关联,墙壁从一个阻隔、冰冷之物转换成了“树”,光线穿过浓郁树荫的感觉,油然而生,墙壁已然被光线洞穿,而阻隔不复存在。

首句,其实是两个短句复合凝练成的一个长句。其一,光线穿过椰枣树般张开的墙壁,其二,光线穿过窗帘上的弹孔。第二个短句,“光线穿过窗帘上的弹孔”,感觉又有二,其一光线再一次还原“子弹穿过窗帘”的场景,其二,光线带来对有弹孔窗帘的医治。“黑胶唱片里的/幼发拉底河”,又是一种“通感”。河流之可见之物被转换成从听觉感受之物。

首句如同一个开场白,一个引子。诗的第二段,主角“他”出场。他在很多年前,听与看。“他也曾这样坐在床边,默默听着。/那时有月光,也有孩子们的/笑声。”他的听闻有独特之处,听的是月光和笑声。他的独觉有特意之处,“他抬起头,就能看见天上翻滚的云——/像露头的白熊”。 诗歌中,视觉与听觉仿佛被打通,二者的感受被反复转换。“唱针都停留于/相同滑音”的听觉体验与“荒原上的波斑鸨,在张开羽毛吸引雌性的时刻/忽然被猎枪的子弹击中”的视觉体验被画上等号。你要调动耳朵、眼睛等感官,去对这个世界做出诗意的应变和感受。从诗歌中,我们能感受到一种揭示:即子弹是对爱的破坏,而月光是对子弹的阻止。“孩子们跪在地板上玩不倒翁,月光按住了/所有人的影子”,月光发出的定身咒般的法术,影子之不能动,亦是身体之不能动。“不倒翁”的出现,似乎又预示着一种对子弹、伤害保留一种不倒翁般的“还原”姿态。世界复归于“椰枣树般张开的墙壁”和无子弹所洞穿的“窗帘”的原初完整状态。

诗歌的结尾,“ 风吹过来。宣礼塔,与手中的烟斗/同时冒烟”,宣礼塔,又名望月楼,再一次重现和凝视月光的医治功效和还原功效。宣礼塔,与手中的烟斗/同时冒烟,一种时间的同步状态,一种把宣礼塔如烟斗般握入手心的感受,一种宣礼塔代表的宗教净化、救赎之功效,发生作用。宣礼塔不是没有反应,它在冒烟,就是在起着宗教应有的功用。

荐诗 / 纳兰
2018/06/07

 

 

题图 / European Space Agency, Namib Desert

2992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