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不眠孤客耳,主人窗外有芭蕉

0530.webp

连云接塞添迢递,
洒幕侵灯送寂寥。
一夜不眠孤客耳,
主人窗外有芭蕉。

作者 / [唐] 杜牧
写“雨”的诗很多,好诗也不少,而我对杜牧的这首有所偏爱。

前两句是对雨的直接描写。先是开阔的远景,雨将天地连在一起,茫茫然让一切显得更加遥远,看不见尽头;接着是室内的近景,雨不仅下在远处,还洒上帷幕,扑向灯火,凄凄然送来凉意,令人寂寞。一远一近;一是场景,一是心境,相得益彰。

前两句虽好,但算不上妙。雨夜时分,人的感情更是丰富,很多诗人都将之写得动情,像第三句中的“一夜不眠”、“孤客”,就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尾字“耳”,可以将之理解为助词或语气词,意为“罢了”、“而已”或表达感叹,也可以将之理解为名词“耳朵”,那就成了“孤客的耳朵一夜未眠”,虽有些偏颇,却可以与下一句呼应。

一夜未眠,诗人做什么呢?原来是窗外长着芭蕉。可想而知,雨滴打在芭蕉叶上的声音,滴滴答答,令人难眠,该有多么孤独。然而,杜牧没有直接处理长夜听雨的寻常场景,而是笔锋一转,只是平静地交代了窗外有芭蕉这一事实,将情感遮掩下去,使得这首小诗变得轻盈起来。

芭蕉成了字面上的重点,也使得这植物多了一份感情色彩,不仅是被夜雨弹奏的一件乐器。原本听了一夜的雨忧伤、失落,推开窗看到鲜绿的芭蕉,似乎突然悟出,我也不是孤客嘛:在漫漫雨夜里,芭蕉就是我的无言的友人啊。

荐诗 / 冬至
2018/05/30

 

 

 

题图 / 吴冠中

157total visits,5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