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衣服,开始思考

0521.webp

裸体

灵感来自Pia Arke的摄影作品

一.
我在我的身体里。我在这里,在你面前。我是这个屋里的温度。我脱下衣裙赤身裸体;我是你感受到的光线和阴影。比起像你,我更像另一个人。我有前史和未来。我是我自己,完完全全独一无二。我的外在和内在是一个连续统一体。我是肌肉、器官、体液和骨头。我是荦荦大者,而你是唯一看见我的人。

二.
我并不像看起来那般裸露;我只有你看到的那样裸露。我是透明的,几乎是可见的。我有时间和空间。我非你族类情调奇异。我一定会携带尘世之物。你是英雄。我是一座完整的博物馆,展示着我自己制造的故事。我是你的一面镜子;你看我的目光映出你自己的影像。我至多是模仿了你。你书写了我。当你离开我,我将不复存在。

三.
我是一个单独的意识原子。我完全无思无虑。我祛消了自我,就像一张传真照片。我是史前之物,早于定义本身。你的身体降临于我之上。我有深度,发散荧光。我不在此处或彼处;我有着无限的纵深。我生活在过去时的生命里,光和影在我的脑中宛如梦境。我是小孔成像,也是暗室本身。我热望,同时又抗拒。

作者 / [美国] 莱丝莉·哈里森
翻译 / 光诸

Nude

from Pia Arke’s exhibition Arctic Hysteria at Greenland’s
National Museum & Archives, Nuuk, 2010

i.
I am in my body. I am here, in front of you. I am the temperature in this room. I am undressed in my nudity; I am the light and shade you feel. I am more like other people than like you. I have before and after. I am my self, entirely and only. My outside and inside are continuous. I am muscle, organ, fluid, bone. I am monumental. You are the only one who sees me.

ii.
I am not naked as I am; I am naked as you see me. I am transparent, almost visible. I have a time and a place. I am tribal and exotic. I must always carry objects. You are heroic. I am a complete museum, the story of my own making. I am a mirror to you; you are reflected in the looking at me. At best, I mimic you. You write me. When you leave, I will no longer exist.

iii.
I am a single conscious point. I am indifferent. I am unself, like a photogram. I am prehistoric, before definition. Your body falls over me. I have depth and luminescence. I am neither here nor there; I have infinite extension. I live inside the lived world, the light and dark inside my head like dream substance. I am camera obscura, the room itself. I both adore and resist.

LESLEY HARRISON

 

《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不知道大家看没看。我觉得这部电影有很多细节很精彩,但是看得太累了。这是因为它采取了一种“大全”式的叙事方法,每个英雄都要亮亮本事,还要有故事。但是从它的票房来看,欢迎“大全”的人还不少。今天我信给它家带来的就是这样一首“大全”式地诗,它非常完整地再现了一个人向情人展现自己的全部裸体时的感受。好在它并不太长,而且也不油腻,从头到尾读下来并不困难。

因为是“大全”,所以它让我们可以提出很多问题。

很多很多,我下面试着提几个。

“裸体”的特殊之处在哪里?难道每个人在衣衫之下不都是裸体的吗?对于裸体是常态的原始人,他们的性心理是不是和现代城市人有什么不同?

为什么这首诗给人这么明确地感觉,它讲的是一位女性向一位男性展示裸体?男性的裸体和女性到底有什么不同?站在女权主义的立场上,会如何看待这首诗?

而我最想问的问题是,身体和灵魂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在温度合适的窗间里,只是脱光衣服,就会引起灵魂那么深刻的感受?

把这个话题荡开一点,作为一个男性,我总是很迷惑于如何对待女性的肉体。在一种情况下,这个肉体具有极大的吸引力,简直带有造物的光辉,但是你必须要注意到它和一个灵魂联系在一起,而且,大概率地,你对这个灵魂,或者这个灵魂对你并不感兴趣。

在另一种情况下,两个灵魂的交往已经达到了“爱”的高度,此时似乎没有肉体接触,就不能一起走过一座桥梁完成彼此的“承认”似的。这种感觉甚至有一半以上并不是基于性欲。然而,这种肉体的接触往往是违反社会规范的,甚至不考虑社会,它对于两个人的关系都有某种破坏性。

读这首诗,问自己问题,再带着这些问题,读这首诗。

最后,“读首诗再睡觉”的朋友们,我邀请你们今夜完成另一个仪式。脱光衣服,站在镜前,你的爱人面前,或者独自在静寂的黑暗里,感觉那种凛冽的存在感。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8/05/21

 

 

题图 / Aureta

4485total visits,18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