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轻轻垂落,而我爱你

0516.webp

爱你

爱你,就像吃蘸盐的面包
像在夜里狂热地疾走
再将嘴唇凑近水龙头,
像打开没有标签的沉重包裹
焦急、愉快、小心。
爱你,就像第一次
飞越大海,像薄暮
轻轻落在伊斯坦布尔。
爱你,就像说“我活着”。

作者 / [土耳其] 纳齐姆·希克梅特
翻译 / 李以亮
选自 / 《希克梅特诗选》,上海文艺出版社
几年前开始尝试翻译诗歌的时候,读到土耳其诗人希克梅特几首短诗的英译本,比较喜欢,觉得词句不难就试着译了出来。当时去找一下他的中文诗集,竟然找到了,在195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过一本,但收录的诗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写得比较虚浮。

最近新出了一本《希克梅特》诗选,开心地买来读读。说来有些残忍,希克梅特因参与社会运动蒙受十几年的牢狱之灾,然而正是这些时候写下的诗才是他最好的作品。这些苦难的诗融合了革命的热情、对妻儿的想念、对日常生活和大自然的珍爱,视野开阔,饱满有力。

1951年,希克梅特因政治迫害逃离了土耳其,成为了政治符号式的人物,领了一些和平奖,写的诗不再那么实在与真诚。到了晚年,或许是由于身体衰弱、思乡怀旧以及死亡带来的恐惧,他的诗作又恢复了一些昔日的真挚。这首小诗就是其中一首,前面四句用三个日常行为准确而生动地表达出“爱”的感受,后面四句进一步深化,“飞越大海”、难以返回的故乡之城、身心老病后对“活着”的另一种感悟,都让这份爱变得更加厚重,读来让人感慨。

当然,我们也可以不必结合他的生平来如此沉重地解读,因为这首诗的词句本身拥有一种令人喜悦的轻盈之感,或许这也是希克梅特想要表达的。

荐诗 / 冬至
2018/05/16

 

 

题图 / Gianni Berengo Gardin

2404total visits,6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