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就是她们的代名词,被各种良心学所演绎

0508

祭念

夏夜湿梦
里面有个容易兴奋的,粗大的穷
在做着危险的补救

因为纯洁吗,一个女人就要选择活在罗曼史里
就要阻止道德宣扬其对立面
只肯定贞洁的深刻
装扮成一具平静干尸的梦想

对,温柔,就是她,她们的代名词
被各种良心学,相濡以沫学演绎着
仿佛美能随之飞出,媲美自己屈辱的缄默

适时给女性一副社会学的想象力
以给男权文化施以考古,
当给爱情鼓掌,也知道观看文明如何是暴力的温床

作者 / 叶美
选自/《塞壬史》,江苏人民出版社

 

我并不相信诗人可以成为一个人的唯一身份。

我是厨艺爱好者,也是业余理发师。

我是孩子,也是伴侣。

我是读者,也是创造者。

在这些诸多的身份中,无法逃避的,是性别的身份。

我恰好生活在一个性别尚未被磨灭的时代,我的性别及我对它的认同,是我生命的重要部分。因为我认同我的性别,我将是我父母永远的女儿,我丈夫或许短暂的妻子,和未来我可能并不存在的孩子,他们潜在的母亲。

我无法逃避这些身份。对我来说他们确实就是生命与生活。忠实的写作必然反映我多样的身份,性别身份因此必将成为重要的题材。

叶美关于性别的写作将促使我们更多更深地思考,性别在我们写作与生活中的意义。在我们从“诗人”变成“女诗人”,再从“女诗人”变回“诗人”的过程中,我希望性别没有被搁置、丢弃,而是充分被我们吸收消化,成为我们写作自然的一部分,既不是用来标榜的标签,也非避之不谈的忌讳。

荐诗 / 松子(微信公众号LiteMayo)
2018/05/08

 

 

题图 / 佚名

5604total visits,3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