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是一头镀金的空心鳄鱼

0429.webp

阳光只抵达河流的表面

阳光只抵达河流的表面
只抵达上面的水
它无法再往下 它缺乏石头的重量
可靠的实体 介入事物
从来不停留在表层
要么把对方击碎 要么一沉到底
在那儿 下面的水处于黑暗中
像沉底的石头那样处于水中
就是这些下面的水 这些黑脚丫
抬着河流的身躯向前 就是这些脚
在时间看不见的地方
改变着世界的地形
阳光只抵达河流的表面
这头镀金的空心鳄鱼
在河水急速变化的脸上 缓缓爬过

作者 / 于坚

 

前年春天在英吉利海峡做地质考察,地质老师背对波涛汹涌的大海,从面前黑漆漆油腻腻的油页岩露头里抠下一块对我们说,这些来自两亿年前的石头,曾经在深海里,由于阳光照射不到,常年缺氧,有机物质得以保存,就成了石油;这组岩石往北走到北海,就成了北海油田最重要的烃源岩之一;但是在英格兰南部,由于地壳运动,它们过早被推高,导致埋深不够,终未成气候。

原来阳光照得到的地方,会有太多的氧气,因而万物速朽。

最近的世事纷扰,倒很似这河流表面的阳光——“镀金的空心鳄鱼/在河水急速变化的脸上/缓缓爬过”。喧哗与骚动,耀眼夺目,却始终逡巡于表面,无法也无力再往下。

但是见过了来自两亿年前深海的石头,我深信在时间看不见的地方,真的有一些黑脚丫正抬着河流的身躯向前,向前,向前。

深信改变从未停止,所需的只是时间。

荐诗 / 唐晓丽
2018/04/29

 

 

题图 / Franz Stuck, Orpheus

1844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