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你的俊模样叫我喜欢

0426.webp

魔王

是谁这么晚在夜风中急驰?
是一位父亲带着他的儿子;
他把男孩紧紧搂在怀里面,
使他更加安全,更加温暖。

“儿啊,什么叫你怕得捂住了脸?”
“爸爸,那个魔王你难道没看见?”
魔王穿着长长的袍子,头戴王冕!”
“不,孩子,是一条夜雾在弥漫。”

“可爱的孩子,快跟我去!”
我要和你做最好玩的游戏;
五彩的花儿盛开在河岸上,
我老妈有的是绣金的衣裳。”

“爸爸,爸爸,你还没听见?
魔王他在悄悄给我许愿!”
“别害怕,孩子,别担心!
那是风吹枯叶的沙沙声。”

“乖孩子,你难道不肯跟我走?
我漂亮的女儿们已在把你等候;
我的女儿将围着你跳夜的舞蹈,
唱着跳着你就舒舒服服入睡了。”

“爸爸,爸爸,你还没看清楚,
魔王的女儿藏在那边的暗处?”
“孩子,孩子,我已经看清楚,
那不过是几棵灰色的老柳树。”

“我爱你,你的俊模样叫我喜欢;
你不肯跟我去,我就要使用暴力。”
“爸爸,爸爸,他已经把我抓紧,
魔王啊叫我浑身痛得要命!”

父亲害怕了,加紧策马飞奔,
孩子在他怀中轻轻呻吟;
紧赶慢赶,他终于赶到家里。
可他怀中爱儿已经死去。

作者 / [德国] 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
翻译 / 杨武能

Erlkönig

Wer reitet so spät durch Nacht und Wind?
Es ist der Vater mit seinem Kind;
Er hat den Knaben wohl in dem Arm,
Er faßt ihn sicher, er hält ihn warm.

“Mein Sohn, was birgst du so bang deinGesicht?” –
“Siehst, Vater, du den Erlkönig nicht?
Den Erlenkönig mit Kron’ und Schweif?”–
“Mein Sohn, es ist einNebelstreif.”

“Du liebes Kind, komm, geh mit mir!
Gar schöne Spiele spiel’ ich mit dir;
Manch’ bunte Blumen sind an dem Strand,
Meine Mutter hat manch gülden Gewand.”–

“Mein Vater, mein Vater, und hörest dunicht,
Was Erlenkönig mir leise verspricht?”–
“Sei ruhig, bleibe ruhig, mein Kind;
In dürren Blättern säuselt der Wind.”–

“Willst, feiner Knabe, du mit mirgehn?
Meine Töchter sollen dich warten schön;
Meine Töchter führen den nächtlichen Reihn,
Und wiegen und tanzen und singen dichein.” –

“Mein Vater, mein Vater, und siehst dunicht dort
Erlkönigs Töchter am düstern Ort?” –
“Mein Sohn, mein Sohn, ich seh’ esgenau:
Es scheinen die alten Weiden so grau.–”

“Ich liebe dich, mich reizt deineschöne Gestalt;
Und bist du nicht willig, so brauch’ ich Gewalt.” –
“Mein Vater, mein Vater, jetzt faßt ermich an!
Erlkönig hat mir ein Leids getan!” –

Dem Vater grauset’s; er reitet geschwind,
Er hält in Armen das ächzende Kind,
Erreicht den Hof mit Mühe und Not;
In seinen Armen das Kind war tot.

JohannWolfgang von Goethe

六年前,我在台上读的这首诗。

大一,刚学会拼读德语没多久,朗诵比赛前找学长一遍遍过语音语调。台下坐的都是德语系的教授,乐呵呵地看着这些孩子用蹩脚的德语朗诵诗歌。我拿了一等奖,奖品是一本标准德语语法,王芳译,黄色封皮,用了很久。

那时候也不会想到,再次完整地看到这首《魔王》已经是六年后了。当时我不懂这首叙事谣曲到底讲了什么道理,之所以选它,无非两个原因:歌德和魔王。前者是我当时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德国文化人,后者除了吓人一无所长,但深受文化人的喜爱。哎,可能还得加一个原因:这首诗非常有名(至少在德国)。

这首叙事谣曲,是歌德在图林根的旅馆里听来的,情节很简单,父亲送孩子穿过树林找医生看病,无奈孩子病重死在怀抱中。歌德听完,给这个故事加上一个传说中的魔王(也有人认为应该译成爱尔王)。有了这个魔王,本来只是让人感到惋惜的故事就加入了一个极具张力的“第三者”,产生了一种贯穿全诗的超自然的恐怖气氛,歌德把两个材料捏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全新的故事。

有人说,魔王只是孩子生病产生的幻象,有人认为孩子的死表现了一种诱惑的不可抗拒性,也有人相信这其中有儿童遭遇性侵的影射……我一会儿觉得这个解读有道理,一会儿又觉得那个解读更有新意,一时间找不到一个真正能指引我阅读的感情线索。

最后我放弃了解读,就停留在文字本身,尽量模仿孩子的无助、父亲的软弱和魔王的狡黠,用声带贴近捕捉诗里最浅显的元素。黑夜里,没有人热衷于辩论,更多时候我们只是沉浸在恐惧和宿命里,在树林里飞驰。这种投入,我至今难忘。

朗诵比赛结束后,我再也没有重读过《魔王》,只在一些文学批评中看到过几个片段,直到几天前,无意间看到一个土耳其裔德国人在脱口秀上吐槽《魔王》的视频,我才想起来,这是我曾经读过的一首诗。节目里,他调侃歌德居然会写一首暗指娈童的诗,用着不三不四的德语,现在居然成了中小学生必读。观众很买账,某些片段我也笑了,但不敢笑得太用力,生怕歌德不高兴,毕竟我还因为他得了本语法书。

但现在我知道为什么《魔王》这么有名了,歌德一改之前的谣曲只把爱情作为母题的风气,更多描写了深层的情感、灵魂和自然魔力,在狂飙突进时期开了先河,它的价值也许不能单独看待。另外,《魔王》这个标题,严格意义上来说也许应该译成《爱尔王》,这就说来话长了,这里还是采用了杨武能的译本。

关于那个吐槽视频,我已经不想争辩了。往大了说,审美是一个与他人无关的漫长过程,而这个过程不能由争辩完成。放弃对他人看法的纠结,放弃追求空泛的“美”,不去追问“这到底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在具体语境中理解事实本身,可能需要更多勇气。

往小了说,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片雪花而已。一看到《魔王》,我眼前还是会出现当时那个站在讲台上的自己,台下的评委和观众都消失不见,只有我一个人在马背上睁着眼睛,用了全力呼喊,颠簸着穿过黑森林。这些往事,是我和魔王的一段秘密回忆,无法与人共享。

在这一生里,我们能记住多少这样的时刻,我们就拥有多少诗。

所以,如果这首诗无法带来道理,也无法激起你对“美”的愉悦感,如果它呈现的仅仅是恐惧,是宿命,是死亡本身,你觉得它值得占有你睡前的十分钟吗?

PS. 在《魔王》诞生之后,目前有记录将之谱成歌曲的作曲家约十四人,今天内嵌的音频是舒伯特根据歌德的这首《魔王》创作的叙事曲,是舒伯特的成名曲之一,男高音演唱,钢琴伴奏。

今夜,魔王祝您晚安。

荐诗 / 则名
2018/04/26

 

 

 

题图 / Simon Prades

1316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