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春看又过

0006019064229703_b

绝句二首

其一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其二
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1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作者 / [唐] 杜甫
两首绝句都是写春景,不过分属一头一尾。按古代七十二候的说法,今天正属谷雨二候,所谓“鸣鸠拂其羽,飞而两翼相排,农急时也”。春意已至极盛,正与第二首相应。

首两句“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读来如画入目,令人心旷神怡。我有位朋友,名字就取自这里,当时便觉极美。诗人的视野首先停在近处,他可能站在一条小溪旁。水不至于太急,但也不至于露出浅滩。这正符合春雨过后,山间盈而不溢的灵动。旁边临水的枝干上,一两只白鹭静立,凝视着波流,颇有极简主义的美学。

这时视野缓慢推开出去,沿着布满灌木丛的缓坡徐徐上升,整片远景于是尽入眼帘。蓬发的新叶历经洗涤,尤显青翠。在繁复的坡面上,猝不及防的鲜红色杜鹃花点缀其间,好似在底色上埋下了一团团暗火。而这拓展出的印象派画风,又在整体上与前一句构成了对比。

按风水上的安排,诗人站立的位置,当是一处不错的安居之所。然而他感叹道,“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诗句之叹,大概由诗人羁旅异乡所引发。但是我想,如此静谧的场景倒也可引申“曲解”,看作心安之所的隐喻。

苏轼有句“此心安处是吾乡”(《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可算直击人心的真谛。当然这也非他首创,而是化用自白居易“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初出城留别》),“无论海角与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种桃杏》)等句。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倘若诗人杜甫真回到了家中,他就能免于烦愁了吗?物理地返乡我们今天已能轻易地完成,但心理地返乡却似乎从古至今不断困扰着我们。正如春日虽好,却总是“今春看又过”地频换。

我们到底在寻求些什么?很多时候自己也想不明白,剩下的只是一种模糊的“归”之渴望。卢奇诺·维斯康蒂电影《豹》的结尾处,萨利纳亲王的一句台词大约可以概括这种渴望:“虔诚的星星,何时我才能远离尘世间的一切,在永恒不变的世界中得到永生?”

荐诗 / 曹僧(微信号:caoshan5201023)
2018/04/25

 

 

 

题图 / 吴冠中

6727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