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想再停留一会儿,在这繁花堆就的树荫下

0422.webp

无题

我多想再停留一会儿
在这繁花堆就的树荫下。
我忍不住仰望
那些净白的花朵。
它们脱胎自粗粝的枝条
芳香飘溢。
繁殖,奇妙的繁殖
天使应为此记上一笔:
俗物的壮举。

我以母亲为傲
我以孩子们为傲
有一条清洁的河流
已经通过脐带
流进了我们的身体。
我的河流,
祖先的河流,造物者的河流。

曾经有一个掘墓人
躺进了自己挖好的墓穴,
许久,他才发出声音:
“是的,大小已经很合适了
无论对什么人。”
当人们拉他上来时
他的双手紧实而有力。

他说,
我们会消逝,
我们自有归宿。

作者 / 艾里馥

 

最让我吃惊的,是这首诗的第三段:一个掘墓人躺进自己掘开的墓穴,比一比大小。

我们回到第一段,最扎眼的那个词是什么呢?“繁殖”。

生,灿烂茂盛;死,平常确定。

我在其中看到了对这一过程(河流)的服膺与赞美。

荐诗 / 谢韬
2018/04/22

 

 

题图 / Vincent van Gogh

811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