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声滚滚,要我有所交待

0411

暴雨

总是在雨声中醒来,暴雨有叫醒作用
雷声滚滚,要我有所交待。

虫子们在歌唱。仿佛它们的前身也是一样
我没有一醒来就要抒发的感情,但我本身就在经历这场暴雨。

暴雨的性质,仍不明朗,只落在身上又顺势流走
收集它们,走到低处。

高处的神明啊,原谅我,即便我看到丰美的田野
和山川的高贵,也找不到身在其中的,流动的,永恒的优美。

短暂的时刻,不能细数宝石。
所有的珠圆玉润,必将空中的水分聚集成一颗颗雨水。

或者是河流分离成一粒粒露珠。快乐总是藉由他人
突然发生。也有可能藉由他人,倏尔远逝。

作者 / 湖北青蛙

一场关于暴雨的美学体验。

“雷声滚滚,要我有所交待”,其实不惟是暴雨,就像前几天帝都那场清明暴雪,当大雪真正来临,敏锐的人,总有这样一种“要有所交待”的反应,甚至有那么一丝焦虑,短时间你似乎也说不清为什么,害怕这场暴雨或者暴雪,下得太急切,太迅速,可能随时就要停止。而且作为感受者而言,你又是无能为力的。

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呢?“我没有一醒来就要抒发的感情,但我本身就在经历这场暴雨。”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就是:用身心经历一场暴雨,胜过抒发任何感情。

第三节,表面表达的仍是对美之迅疾的“焦虑”,但是反向去看,便发现作者已经感悟到什么:暴雨需要被流经,被收集,顺着它的走向,哪怕这种美是抓不住也找不到的。

第四节,诗人继续使用一种反向表达,声称就算怎样,也找不到那种“永恒的优美”,但有趣的是,恰恰是这两句本身的优美,很好的呈现出,也找到了那种“流动的、永恒的优美”。

“短暂的时刻,不能细数宝石”,作者明白了这一点,一切也便释然,美本身的形成与消逝,就像见到美之后的愉悦感一样,都是转瞬即逝的。

这首诗准确地捕捉到那种“焦虑”,对难以捕捉的迅疾之美和注定会消失的短暂之美的“焦虑”,就像浮士德最后的遗言,“美啊,请你等一等。”

荐诗 / 何信步
2018/04/11

 

 

 

题图 / Man Ray

861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