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间,唯有词语飞翔

0404

情感故事

后来,我们愈加频繁地见面。
我站在时间的这一端,
而你站在那一端,
犹如尖底瓮的两只提耳。
我们之间,唯有词语飞翔,
往往返返。
词语卷起的漩涡隐约可见,
忽然,
我单膝跪地,
用臂肘撑在地上,
只是为了看看被词语的坠落
压弯的青草,仿佛遭到
奔跑着的狮子的践踏。
我们之间,词语旋转,旋转,
往往返返。
我越是爱你,它们就越是
在近乎透明的漩涡中,
不断呈现最初的物质结构。

作者 / [罗马尼亚] 尼基塔·斯特内斯库
翻译 / 高兴
选自 / 《斯特内斯库诗选》,上海文艺出版社
以前推荐过斯特内斯库的两首情诗《忧伤的恋歌》、《追忆》(可点击查看),是在罗马尼亚诗歌合辑中读到的,非常喜欢。最近斯特内斯库的个人诗集出版了,我迅速买来拜读。今天再来推荐一首情诗。

这首时中的“情感故事”发生在两个没有生活在一起的人之间,他们只是频繁地见面。他们相隔的不仅是空间,还有时间,或许他们相隔甚远,也可能是因为他们过于思念彼此,有一日三秋之感。

诗人用“尖底瓮”上的两个提耳来比喻这种相隔。两人的交流不是日常生活式的交流,不是一起买菜下厨,不是逛街淘货,而是一场谈诗论艺式的交流,可能写情书,可能赠情诗,是词语在两人之间、在两个提耳之间的水面上来回飞翔。这些词语是如此饱含热情,将水面卷起漩涡,即便坠落了,也像狮子健步跑过草地。

这样脱离世俗的爱,是不是两个人被冲昏了头脑?诗人才不管这么多,他在意的是,在这种爱的交流中,词语会将人们不断使用它们所累积下来的油污和锈迹逐渐褪去,变为最新鲜的状态。所以,诗人不仅是在体会这种爱,也是借着这种爱在激活语言。

或许,我们无法成为诗人,无法承受这种激烈的爱,不过我们还有接地气的爱情可供珍惜:柴米油盐酱醋茶,亦可见温情。
荐诗 / 冬至
2018/04/04

题图 / 筱山纪信

1331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