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

0301

曲江 之一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
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江上小堂巢翡翠,花边高冢卧麒麟。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

作者 / [唐] 杜甫

 

过年突发奇想,举家游西安(友提:节假日千万别去兵马俑!)。路过曲江风景区,雾霾太重无感,直到晚上彩灯亮起,城墙、南门、护城河、钟鼓楼、大雁塔,五光十色,美轮美奂,终于感受到些微大唐盛世的荣光。

曲江又名曲江池,在西安城郊。开元年间,唐玄宗在汉武帝建造的上林苑基础上大加整饬,建成一个风景宜人的半封闭园林,为唐时游玩胜地。李白曾作: “万国同风共一时,锦江何谢曲江池。”杜甫写过两首《曲江》,此为其一,作于乾元元年(758年)暮春,安史之乱仍在继续,京城虽收复,但兵革未息。

开篇两句肃杀萧条,应和了时事之萎靡困顿——一花飞而知春尽。“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眼看花落而无计,不如痛快饮酒。但再一看,“江上小堂巢翡翠,花边高冢卧麒麟”,曾经住人的小堂现在被鸟儿占领,曾经镇守王侯坟冢的石麒麟也横卧在地,人事凋败荒废已极。

于是诗人“顿悟”无常,这么一推敲下来,还是及时行乐要紧,浮名何用?中国文人大概仕途称意的不多,所以总在劝诫自己要超然,远离政治。“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

可惜政治何尝远离。朝代更迭,兴衰轮替,怕是比个人命运沉浮还要无常又必然的因果律。

荐诗 / 马丁
2018/03/01

今天的朗读,用林生祥的《有无》,配杜甫讲兴衰。杜站在高处,说的是功名利禄转头空,全不值当。林伏向大地,说的是蝇头小民难翻身,众生皆苦。命运推向何处呢,人生无定着,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声优值守 / Rebekah
2018/03/01

 

 

 

题图 / 张萱, 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

1282total visits,3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