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第一次出现,大地第一次沉重,水第一次流动

0110

初晴

刚下过雨
草木上还吊着水珠,
一阵花香使我陶醉
但当我返回来时
就再也闻不到。
“何其短暂,不能重返”
小路被郁葱的树木遮蔽
艰难的行走,
袍子一样的花再次浮现在眼帘,
蓝天第一次出现
大地第一次沉重
水第一次流动。
远山白云高楼升腾。
山腰上密集的居所
有坟墓的地方亦有人家。
在这孤山向下远望
我的居所隐蔽在楼群当中,
每个窗孔
都填满黑色,
当阳光强烈,普照城市上空。
当山间未干的雨珠打湿我的衣裤
我已爬上最高的悬崖。

作者 / 徐亚奇
选自 /《崖间艺人》联邦走马出品

寒来暑往,朝夕雨晴,人生世间周而复始数十载,是否对这些自然变化真正留心,感受也会大不相同。日常生活的经验重复陈旧,但往往熟悉的事物经过重新探索、发现后,会出现另一番奇妙的精致。比如这首《初晴》,一次雨过初晴,诗人徐亚奇从中感受、体验到生命的诸多新鲜和惊喜。

《初晴》描述的是诗人一次雨后登山的经历。一场雨后,诗人全身的感觉也被完全浸润、打开了。他看见草木上吊着水珠,花香让人陶醉,消失后又怅惘很久,念其“何其短暂,不能重返”。直到花再次浮现在眼帘时,一种剧烈的喜悦占据诗人的身心:“蓝天第一次出现,大地第一次沉重,水第一次流动。”如此崭新的蓝天、大地和流水,仿佛是第一次所见。当诗人走向更高处,看见远山、白云、高楼,看见“有坟墓的地方亦有人家”,生者与死者平等地杂居于一处,生死亦是平常。

徐亚奇是一位艺术家,也是一位诗人,读他的诗,让我想起陶渊明和王维,平淡自然有真意,朴厚悠远。他有一件艺术装置作品叫《山中和所有》很有意思,简述是这样写的:“邮寄一块穿衣镜到婺源映照山峦数月,用布包好和一根拐杖寄回北京。”与陶弘景《山中和所有》一诗相映成趣。一块镜子映照山峦数月后,留下的还是空无,但人浸润自然之中,见惯真山真水后,心中自然成丘壑。那种“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的自个儿偷着乐的喜悦,实在是让人羡慕。

荐诗 / 李小建(私人公众号:嬉皮诗)
2018/01/09

 

 

题图 / 吴冠中

642total visits,5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