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让我更爱这衰变的乌托邦

1108Lennart Nilsson

迎新诗

好几次,在胎心监护室外,
我曾听见你有力的心跳,

你在羊水里吐泡泡,咕噜
咕噜,仿佛水即将煮开,

你也有一颗滚沸的心灵么,
覆盖我的小天使,

你多像妈妈从瓶里倒出的秘密,
是你让我更爱这衰变的乌托邦。

我只准备了一只倒扣的
汉语之钵,你要自己撬开它,

它的空将喂养你长大,
像妈妈这样,像爸爸这样。
作者 / 叶丹

 

在监护室外等候的心情可想而知。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于胎儿,诗人焦虑而期待的热切心情也都被投射在小小的新生命上:“你在羊水里吐泡泡,咕噜/咕噜,仿佛水即将煮开”。多么直白可爱的比喻。

如果说是生活的沉闷乏味浇灭了大部分青年的激情,那么又是什么让他们重新爱甚至更加爱“这衰变的乌托邦”呢?诗人给出了他的答案。

孩子就是小天使。他/她的降临不仅是自己的新生,也是父母的一次新生;所以迎新既是迎接一个新的个体,也是迎接一种爱的新生活。

为了他/她的到来,诗人准备好了礼物,它是一只倒扣的空的汉语之钵。

这个礼物看似简单,却意味深厚。“钵”既可以是小孩吃饭的小碗,也可以是传承的象征。

对诗人而言,语言就是意义世界,所有未被言说的都是混沌。孩子的未来当然需要自己掌控,撬开“汉语之钵”正是一名父亲对孩子的期许:要自己去命名、去言说,在接纳和继承中建构属于自己的意义世界。

荐诗 / 曹僧(微信号:caoshan5201023)
2017/11/08

 

 

题图 / Lennart Nilsson

338total visits,7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