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这样一面看云一面想你

0913

我就这样一面看云一面想你

入秋以后,云朵每天更深一层。

它既不袒露自己的形状,也不愿意
变成温柔可人的姑娘。有时候,
索性找棵槐树,一停就是一下午。

我就坐在槐树底下:这么美好的午后
请原谅我什么也没干。

作者 / 顾不白

 

这首诗非常干净,就像秋季的天气。

诗中的爱情也是这样地干净,以至于干净得没有了对方的形象。按照惯常老套的示爱方式,看着云时,云就会变成对方的样子。但这首诗里没有。“你”是“温柔可人的姑娘”,但云似乎并不愿意变成“你”的样子。仔细想想,这云有点傲娇,有点可爱。

标题化用了沈从文的句子。那是1934年1月13日,沈从文返回湘西,在一艘小船上给张兆和写信。信中这样写道,“我坐的是后面,凡为船后的天、地、水,我全可以看到。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我快乐,就想应当同你快乐;我闷,就想要你在我必可以不闷”。

诗人坐在槐树底下,“什么也没干”,似乎,“想你”也在“没干”的事情之列。“我”沉浸于一种自得的快乐和幸福中。但是别忘了,这其实是在爱“你”的基础上才获得的感觉。坏的爱情让人对他者吝啬,而好的爱情却让人爱整个世界。

听说,作者下个月就要和那位温柔可人的姑娘举办婚礼了,祝福他们!

荐诗 / 曹僧(微信号:caoshan5201023)
2017/09/13

题图 / Paul Bond

164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