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一切,个个妙不可言

0909.webp

月亮

死去的一切个个都妙不可言
一张枯叶,一具尸体
一弯残月。
花朵们知道
森林静守的秘密,
那就是:月亮绕地球的路
是死亡的轨迹。
月亮纺着花朵
所迷恋的素雅的布,
月亮在生命上编着
一张童话的网。
月亮的镰刀
刈着秋夜的花朵,
花朵
都在焦渴地等待月亮的吻

作者 / [芬兰] 艾迪特·索德格朗
翻译 / 李笠
选自 / 《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 ,湖南文艺出版社

 

北欧女诗人的死亡美学。

死去的一切个个都妙不可言,月亮在这里既是死亡的收割者,也是被死神收割的事物之一。月亮绕地球的路是死亡的轨迹,从盈到亏,周而复始。月亮的死亡之路为地球生命带来的是“童话”、梦幻般的审美,这是我们作为生命所能感知到月亮的迷人之处。花朵和森林,作为生命也不例外,同样感知着这一切。

作为死神之镰的月亮,它所收割的,不过是生命心头的死亡幻影。实际上花朵、森林,以及地球上的全部生命,并不会在月亮的收割中死去。花朵们所焦渴的死亡之吻,恰是身为死神之月亮的仁慈,和这仁慈所带来的销魂之美。

寒带诗人的死亡美学,不可能不带有寒冷月色淬炼出来的刀尖般寒意,同时又暗涌着不可遏制的热烈与焦渴。

荐诗 / 流马
2017/09/09

 

 

题图 / Tarsila do Amaral

465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