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寻找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在有着一千场海难的季节

image

陌生男人之歌

我在寻找
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
从我开始找寻他
他便再也绝不是我自己。
他是否有我的眼睛,我的手
和所有那些像是时间之
海难漂浮物的思绪?
有着一千场海难的季节,
海已不再是海,
而是冰冷的水墓园。
还会走得更远,谁知道它会怎样继续?
一个小女孩儿倒退着唱歌
并在夜间统治树林,
她是牧羊女,她在羊群中。
从盐粒上绞掉干渴吧
没有喝的东西可以解渴。
像我一样无处存身的
一整个世界,连同它的石头
皆伤心欲绝。

作者 / [法国] 埃德蒙·雅贝斯
翻译 / 刘楠祺、赵四
选自 / 诗歌岛(微信公众号:Poetryisland)

 

CHANSON DE L’ÉTRANGER

Je suis à la recherche
d’un homme que je ne connais pas,
qui jamais ne fut tant moi-même
que depuis que je le cherche.
A-t-il mes yeux, mes mains
et toutes ces pensées pareilles
aux épaves de ce temps?
Saison des mille naufrages,
la mer cesse d’être la mer,
devenue l’eau glacée des tombes.
Mais, plus loin, qui sait plus loin?
Une fillette chante à reculons
et règne la nuit sur les arbres,
bergère au milieu des moutons.
Arrachez la soif au grain de sel
qu’aucune boisson ne désaltère.
Avec les pierres, un monde se ronge
d’être, comme moi, de nulle part.

Edmond Jabès

 

一首决绝的自我否定之诗。

想起《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前一秒还天气晴好,飞鱼像天赐吗哪一样掉到落难男孩的船里,而下一秒便狂风暴雨似要将人完全摧毁。“一千场海难”,是多么阴冷、暗沉的景象。

诗中的“我”,便是那种被摧折到底的男人,要拿头撞墙才能止痛。但诗人的语气却无比冷静,甚至有些冷酷。

可喜的是诗中有亮光,便是那个“倒退着唱歌”的小女孩,也许“倒退”,让时间回到过去,是一种安慰。她的身份是牧羊女,对于羔羊来说,她是救赎,是领袖,是知道方向,在黑夜里向何处去的人。

但“我”和“整个世界”都是伤痛的,残破的,像没有咸味的盐,是不再值得存留的。

荐诗 / 照朗
2017/03/30

题图 / Kacper Kowalski, The Baltic Sea Iced Over

607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