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生活逼得我们发疯

20140525

无聊的生活逼得我们发疯,
早晨的酒,夜里还在喝,
这乏味的狂欢如何才能受到管束?
你的脸涨红,是进入了瘟疫般的酩酊大醉?

分别时不停地握手,还有
深夜街头的吻别,虚伪的折磨人的习俗。
当沉甸甸的河流奔涌,
街灯闪耀,像远古的火炬。

我们躺下等死,像神话中的狼,
我害怕有个人将最先死去,
他的双唇是被忧虑折磨的红色,
他的眼睛上边,耷拉着长长的卷发。

作者 / [俄罗斯] 曼德尔施塔姆
翻译 / 杨子

 

有多少事物因生活的无聊而生?看电影、读小说、玩游戏,在虚构中设想奇遇和超能力;为一件事不停地发明新说法,从语言中获得快感;更简单的是向自身内部发掘,喝酒,寻找幻觉。人们在生活里制造秩序,创造戏剧性,对抗着虚无。这些秩序和戏剧性又反过来成为繁文缛节,帮我们填满时间的同时也碾碎着想象力和自由。

这首诗里有一种悲痛,或者愤怒的情绪,是无聊的生活毁坏着崇高和自制,让神性消磨殆尽。诗人痛恨虚无,在诗中向它宣战,而一切反抗,最终都通向宗教的绝望。

荐诗 / 金腔鱼
2014/05/25

 

 

题图  / timmeijer.net

602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