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握那紧张而奇异的光

1006.webp

余晖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
无论它是绚丽抑或是贫乏,
但尚且更令人不安的
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
它使原野生锈
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
斜阳的喧嚣与自负。
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有多难,
那是个幻象,人类对黑暗的一致恐惧
把它强加在空间之上
它突然间停止
在我们察觉到它的虚假之时
就像一个梦破灭
在做梦者得知他正在做梦之时。

作者 / [阿根廷]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翻译 / 陈东飚

Afterglow

Siempre es conmovedor el ocaso
por indigente o charro que sea,
pero más conmovedor todavía
es aquel brillo desesperado y final
que herrumbra la llanura
cuando el sol último se ha hundido.
Nos duele sostener esa luz tirante y distinta,
esa alucinación que impone al espacio
el unánime miedo de la sombra
y que cesa de golpe
cuando notamos su falsía,
como cesan los sueños
cuando sabemos que soñamos.

Jorge Luis Borges

“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有多难?”痴迷于用手机拍摄日落的我,有些体会。

那微茫的天光,从使“原野生锈”的暗红,到鲜亮的青、黯淡的灰,最后是纯度不够的黑。在光明与黑暗之间,永远没有一线之隔,而我们总是在这独特光谱的过度中,不知不觉走进黑暗。

在城市里,其实不存在RGB为0的纯黑。长假有时间回到乡下,才能感受到那种浸入骨皮的黑暗。那墨汁般浓稠的黑夜,汽车的远光都射不出很远。小时候徒步在这样的夜色里,眼睛似乎会发光,一切尽管隐约但皆可辨识,而如今,黑夜还是那个黑夜,我们眼睛的夜视能力却在退化。

手边无书可读,抓起以前读过的博尔赫斯,会有一种奇怪的陌生感。阅读者在不同的环境里对书籍本身会有完全新鲜的体会。走在幼时的河边,感觉河岸与对面的丘陵,都在变矮,慢慢在余晖中沉降,打渔人开着动力船远去,它们表面暗红的光泽,也和水面的光波一样,无声无息地变暗。这光泽的附着与消失,确实是一种“幻象”,虽然并非尽如博尔赫斯所说那一种。

人类对黑暗的恐惧,暗含有被时间抛弃的不安。光明把人类遗弃在黑暗之河的岸上,如同少年把中年留置在同一个令人彷徨的地点。余晖不是假的,那是时间的余韵,投入水中的石子的涟漪,轻轻敲击着岸边的砂石。有的做梦者明知道正在做梦仍然不愿意醒来,因为他不愿意把梦中的遗憾留在醒来回味。尽管遗憾是假的,但映照在内心里的痛苦却分外真实。

荐诗 / 流马
2018/10/06

 

 

题图 / Felix Vallotton

152total visits,1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