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体味留在我的短衫上,我不舍得洗、也不舍得换

1002.webp

你的体味

我舍不得洗、也舍不得换
整夜和你紧紧拥抱和接吻
留下你浓烈的体味和香水味的
这件短衫。
走在阳光猛烈的大街上,
我不时把前襟拉到脸上
偷偷亲它,深深嗅它,
假装是在粗鲁地抹汗
或对着马路上汽车的废气
难受的掩鼻。

作者 / 黄灿然

这是一首可爱的小诗,情感单纯而又强烈。热恋中的男人大抵都是如此,无论多浓烈的爱都不嫌不够,连沾染上对方体味的短衫既舍不得洗、也舍不得换。因为这体味,也是爱人身体的延伸,是爱的余味。即使与爱人分离时,也能填满鼻腔、心脏、身体既灵魂的全部。这样的爱,贪心、痴情得有些可爱。

气味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或浓或淡,若有若无,清晨雾气的气味,阳光暴晒的气味,泥土的气味,风的气味,花的气味,海洋的气味,恋人身体的气味,异乡某条街道的气味……当时只道是寻常,却总能在某个地方、某个瞬间,不经意间唤起人们对过往的很多记忆。

人对气味的迷恋,其实是一种对过往美好的迷恋。因为气味不能长存,它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挥发、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有人会弄一个“气味图书馆”,试图珍藏、保留某些气味,比如图书馆的气味、泪水的气味、铁锈的气味、雨林的气味,我也曾闻过这些藏在小小玻璃瓶中的气味,似真似假,难以言说。但说到底,对气味的记忆和记忆本身一样,都是极私人的东西,譬如诗中所写那样,在别人看来是对街上汽车的废气难受得掩鼻,实际却是在大口贪婪地呼吸恋人留在自己衣服上的体味。

荐诗 / 李小建
2018/10/02

 

 

题图 / Jules Julien

172total visits,5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