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回到黑暗里,还能把你完整地想起来

image

夜巴黎

三根火柴一根一根地在夜里燃点
第一根火柴为了看看你整个脸
第二根为了看看你的眼
最后一根为了看看你的嘴
为了回到黑暗把你搂在怀里时
这些我都想得起来

作者 / [法国] 雅克·普列维尔
译者 / 佚名

 

Paris de Nuit

Trois allumettes une à une allumées dans la nuit
La première pour voir ton visage tout entier
La seconde pour voir tes yeux
La dernière pour voir ta bouche
Et l’obscuritè tout entière pour me rappeler tout cela
En te serrant dans mes bras.

Jacqnes Prévert

 

Paris At Night

Three matches one by one struck in the night
The first to see your face in its entirety
The second to see your eyes
The last to see your mouth
And the darkness all around to remind me of all these
As I hold you in my arms.

Jacqnes Prévert

 

一个冬天的夜晚,我们爬上凯旋门,吃惊地发现,夜色如同史蒂文斯的那只坛子(《坛子的轶事》),把白日里乱糟糟的巴黎收拾得如此整饬。

“像是一朵发散开来的花,”他说。

“每一片花瓣都是一座失传已久的古堡,但是灯火辉煌。”我说。

那一刻,我更喜欢夜晚的巴黎,时间似乎是花蕊里的蜜,被温柔地收拢了来。但总有什么最终会迫使它打开、显露……巴黎亦如此,是被夜晚的灯火显了影。

我不知道三十年代的夜巴黎对雅克·普列维尔意味着什么(不只是海明威那一席流动的盛宴吧?)那三根火柴一一照亮的又是否最后的形象。它使我滑稽而悲伤地想起卖火柴的小女孩在火光里一一看到的:喷香的烤鹅、美丽的圣诞树、慈祥的外婆。即将失去的和已经失去或从未有过的是一样地叫人心碎,短暂到只有三根火柴的长度。

这真像是一幕电影,他们相处的日子里没有白昼,只有极夜与光的灰烬。也因此,每一次都像是最后一次,总得那么用力地去回想,回想那即将消逝的——你已不能假装它不会消逝。

这是在乱世吗?“回到黑暗”中时,别说彼此,人们是否还能回想起自己来?可哪个世代又看着不乱?几乎每次入睡前,我都要扳过他的脸,认真地看一看(看他的眼睛炭火般忽闪,有时还谄媚地一笑),然后关灯,在心里不停地划着火柴。

死亡是梳子,夜夜理我们的发。而我,就像他说的,拥有悲伤的天赋。

荐诗 / 匙河
2018/09/30

 

 

题图 / Melania Brescia

9819total visits,1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