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盛大,泉水在深深的悬崖中沉默

0919.webp

石头默默地孕育出水……

石头默默地孕育出水
太阳静静地沿着那条道路升起
秋天望着金色的远方
泉水在深深的悬崖中沉默
或许上帝那里已经下雪

作者 / [俄罗斯] 鲍里斯·波普拉夫斯基
译者 / 汪剑钊
选自 /《我歌唱的理由》(《世界文学》65年精选:二十世纪诗歌版图),中信出版社

在俄罗斯诗歌中,我最爱的无疑是曼德尔施塔姆,不过有一位我有所偏爱,使他在我心中胜过了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和帕斯捷尔纳克等人,这位就是波普拉夫斯基。

和这几位不同的是,波普拉夫斯基在1921年就跟随家人流亡到了巴黎,没有经历苏联统治下的压迫,不过他的人生并没有因此变得顺遂。波普拉夫斯基本来梦想成为一名雕塑家,却因缺乏相应的才华投身文学创作,那时他生活艰辛,做过各类体力活,很少有机会发表自己的诗作。坚持几年之后,他才逐渐有了一定的名声。

令他最痛苦是爱情。1931年,波普拉夫斯基结识了娜塔莉亚,两人热烈相爱,随后订婚。这幸福的生活只持续了三年,娜塔莉亚跟随父亲返回了苏联,不料她的父亲在回国后不久就被枪决,她本人还被监禁起来。波普拉夫斯基与未婚妻断了音信,郁郁寡欢,后来吸食过量的海洛因,中毒身亡,年仅32岁。

波普拉夫斯基的写作风格带有强烈的超现实主义色彩,但他的诗中弥漫的气氛与法国超现实主义者是不同的,那种感情特质与俄罗斯文学是相通的,广阔、荒凉和悲悯。他的留白不仅在词与词之间展开,也会在句与句之间呈现,使得诗作异常开阔。

比如这首小诗,以一个细节开始,石头孕育出水(可能是天寒,水汽凝在石头上),随后两句展开了盛大的秋景,接着“泉水在深深的悬崖中”又给诗歌的空间增加了纵深,最后一句又很妙,再拉出一个新维度,一个超越的、虚拟的空间。整首诗读起来,能体会到一种内心逐渐被打开的奇妙感觉。

荐诗 / 冬至
2018/09/19

7352total visits,4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