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一个接一个,回头朝他微笑,挥手

0828.webp

贾科梅蒂穿过人行道

他与人们一同往前。树的影子往后移。

前面是一幅巨型广告招贴画:
亲切的主妇,拿着水果刀。
雨水打在她幸福的脸上,
然后又顺着商店的屋檐滴落。

他期望被生活的幸福感染,
但刀子让他恐惧。那薄薄的锋刃
自然不只是可以切开水果。
雨水,也在刀尖上一刻不停。

贾科梅蒂就要走到
路的中央。

路面很宽,但他几乎不能
有一点偏离。左脚靠近一个男人,
右脚被一个女人接近。
树的影子,被人的影子淹没。
雨线里,光仍能在人缝中穿梭。

他不得不与所有的男人和女人一起
抵达了对面,准确、安稳。
他知道,主妇就在上面。
巨大而真实的暗影笼罩散开的人群。
人们一个接一个,回头朝他微笑,挥手。

每个人都长着同一张亲切而
美丽的脸,像他自己。
丰腴,富饶,等待收割的镰刀。

此刻的贾科梅蒂,独自一人
在这边等待返回的时刻。
因为刚刚抵达
他也毫不意外地,成为了此刻的唯一。

他从喑哑的灰光中,抽出
一把钝刀。它曾被广告牌定义为
水果刀。

尽管时间还没到,车来车往,
他却感到不能再等。
像野兽提着牙齿,贾科梅蒂提着

那个笑容,在违规的返回中,
开始切割。

作者 / 徐萧
2016/4/28

 

以前我以为,贾科梅蒂雕的是我们的影子,孤独黑暗,清瘦无朋。

后来读徐萧的诗,我才意识到贾科梅蒂雕的,也是韭菜化的人嘛!绝望啊,自我压抑啊,细长萎靡,只能等待一轮轮收割。

这或许不是徐萧的本意,也不是贾科梅蒂的本意,但厉害的艺术家,总能任由时代提供种种不同的诠释,使他更丰富。

而更有意思的是,不管你知不知道韭菜,知不知道贾科梅蒂,你依然可以读这首诗,因为好的作品脱离时代与背景后,也依然成立。

荐诗 / 松子
2018/08/28

 

 

题图 / Alberto Giacometti

143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