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气不如继续睡在家中,胡乱去梦

0815

去信

剃须刀,像几个朋友消失在雨中,
雨声充满了我和他们的窗户。

醒,总是太迟,
总是救不起昨夜嘶鸣的垂柳。

这天气不如继续睡在家中,
胡乱去梦,这些年遗失的东西
都好端端地,在外面的世界四处躲着。

不要出门去吧,路边的小作坊
总是失灵,整日
往外倾吐粉末和刨木卷。
我知道没有一件家具诞生在里面。

生活给出的计算题我曾多么擅长,
如今总是解错。
所以如今这一颗才是真的。

像重要的小鱼干,奔跑的每一秒
都令它掉落一点点。

下方是生活的出题机:
新的大海,愿你别习惯。

作者 / 王子瓜
选自 / 《雪中的爱神像》,豆瓣阅读

前段时间看到一则新闻,据说日本有一百万“消失人口”。这批人不上班、不上学、不与社会联系,终日躲在自己的封闭空间里,有的甚至长达数十年,他们被称为蛰居族。

这首诗有那么一些类似的宅丧气息。开头一句,就把对生活的钝感呈现给了读者。“剃须刀”,一种满带锋芒的器具,在脸上划过的感觉,却像“几个朋友消失在雨中”:雨声充斥,如笼罩性的存在,覆盖、模糊掉种种心头波动。

既然如此,“醒”和“梦”的界线又是什么呢?“醒”,岂不也是“梦”?

本应生产家具的小作坊里,为什么不再能带回可触可感的“家”?为什么只是虚幻的粉末和刨木卷被制造着,为什么只是一些装饰性的话术增添着?叫我们不要出门的,是耳边没来由的情绪,还是某些隐秘的结构性障碍?

好像本来用于陪练升级的发球机,突然变成了处处刁难的出题机。不由得想起那句话,“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到底是无从触摸的宏大想象更重要,还是不断失去的能带来点滴欢喜的小鱼干更重要?

“新的大海,愿你别习惯”,不如抽空偶尔丧一把吧。

荐诗 / 曹僧
2018/08/15

 

 

 

题图 / 六弟

2162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