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慢慢患病,很旧的宇宙仍在飞

0731.webp

责备

一些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改变,是安静的
神的生生死死,也非常静。我们
注视途中佯装成诗句的自己,却看到
水慢慢患病,很旧的宇宙仍在飞
我们还是偶尔看彼此,逃不出去。
我们不说话,我们不说话。
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也为之迟疑
我的身上堆积着健康的噪音,闭上眼
你的踪迹会秘密地刺进桃花的神经里
是春天,人心不静。太阳之下,尽是良辰。
你的爱被你亲自分享给孤独的枝条,可还是
恰当地停在我面前,不打招呼。你很静,我也
多么静地看着你。真静啊我们
你来听,神在责备自己,也没有声音。

作者 / 张铎瀚

神在西方,多代表全能、博爱、没有瑕疵的造物者形象。而在我们无神论者的大地,神如西游记所描绘的,不过是一群不识人间疾苦、只知勾心斗角的特权阶级。

神仙打架,老百姓只能从政策变动、报纸关键词频率抑或某某又被限制出境的流言蜚语中猜个一二。关我们屁事,回过头,庶民依然只能把患病的水注入我们不值钱的身体,而宇宙照飞不误。

神也会自责吗?反正我们不能责备神。404后一切都非常安静,那些噪音没有出口,长期堆积的身体,还可能健康吗?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毕竟我们逃不出去。我们逃不出去。

荐诗 / 松子(微信matsuko_yang)
2018/07/31

 

 

题图 / Gul Bruvel

700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