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贪看颜色的人

0728.webp

我是一个贪看颜色的人,
所以我成了一个盲人,
向来我笑人说花作影,
花为什么看他的影子,
我以为那一定是一个盲人,
如今我是一个盲人,
我的世界没有影子,
一切的颜色是我的涅槃,
天上我晓得有星,
黑夜不如我的光明,
我的世界没有生生死死,
我求我的夜借我一张琴,
弹一曲五色之哀音。

作者 / 废名
选自 / 《我认得人类的寂寞》,新星出版社
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贪看颜色的人往往眼花缭乱,陷入迷茫,最后其实和一个盲人没有分别。

“向来我笑人说花作影,花为什么看他的影子”,这句话现在理解起来颇有歧义:一方面觉得跟张先“云破月来花弄影”有关,觉得换了一个“作”字,翻出些新意,花的顾影自怜感觉出来了;但同时又觉得这以花作影的又另有其人。但不论是花本身,还是另有其人吧,过于迷恋自己(的颜色)也会成为一个盲人。

其实真的变成一个盲人反倒好了,盲人的世界没有影子,而一切颜色都“涅槃”。花的涅槃,人的涅槃,颜色的涅槃,也许最终就是一团“黑”,但它又不是“黑”,是没有颜色没有形状的“影”,但也不是“影”。但在这样一片“盲”然的世界里,反而获得一片澄明,以至于“天上我晓得有星,黑夜不如我的光明”。

这样的世界也没有了生死。大约只有“哀音”配得上这份渊默,这份澄明。

琴,向来是古代君子表达深沉心曲,悠远志向的独门乐器。《琴史》说:“昔圣人之作琴也,天地万物之声皆在乎其中矣。”嵇康《琴赋》:“众器之中,琴德最优。”《庄子》天道篇:“以虚静推于天地,通于万物,此之谓天乐”。

世事纷扰,目迷五色,耳迷五音,倒真不如做个“盲人”,夜深人静时,弹一把虚无之琴,听一段无声之音。
荐诗 / 流马
2018/07/28

 

 

 

题图 / Ernst Ludwig Kirchner

110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