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养的狗开始恋爱了

0718

鹅塘札记(4)

为你写首鹅塘诗。
没有鹅,塘也是小水塘,
蜻蜓跨两步就能过。

去年养的狗开始恋爱了。
斑鸠常来饮水,
地壁虎满身铁锈味。

豌豆锁住了棚架。
藤萝往上试探,
触摸到晨光的小建筑。

柿树结宇宙一样的果。
酿额外的甜
给它巧克力的肉。

爬进钟表内瞌睡的松鼠,
又爬到树梢醒悟:
当年的小辫养着蝴蝶。

还不够这些词享用?
那好吧,添上蛇的腹语,
另有雨水的啼鸣。

然后,我可以赞颂了。
极少数人可以这样,
一天的凌乱那么有章法。

作者 / 施茂盛

早出晚归,挤上地铁,挤下地铁,都市生活很规律,加班往往也可以是日常。但规律的一天背后,却是真正的凌乱。

这首诗读来让人放松、舒适,使人内心宁静。“为你写首鹅塘诗”,却没有鹅,但这不碍事,有恋爱的狗,有地壁虎,有豌豆……没有的也可以有,有蛇的腹语,有词的赋予。鹅塘是小水塘,但却足够享用,足够“富裕”。

比如“柿树”,它“结宇宙一样的果”,又把“额外的甜”配给自己“巧克力的肉”,宇宙也有味道么?又比如“松鼠”,它“爬进钟表内瞌睡”,“又爬到树梢醒悟”,它也错乱了时间,梦见了蝶或被蝶梦见么?诗行间有许多个主语,看起来稍显凌乱,但有章法勾联着它们。

“鹅塘诗”不是小清新的田园遐想,而是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窗”和“门”虽皆属斗室,却可通达时间(“千秋雪”)和空间(“万里船”)的无限。“鹅塘诗”正是在这一点上与之契合,并自洽。

于是这章法也可以说是内心的章法,是“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程颢《秋日》)。“为你写首鹅塘诗”,也是希望你,找到自己的章法。

荐诗 / 曹僧
2018/07/18

 

 

 

题图 / Victor Borisov-Musatov

145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