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宜早眠

0703

霍山公园

今夜宜早眠
蚊帐托起一截榆香木

你们很累只是因为
我,利用了许多老人家

她们浓成一粒粒樟脑丸
闻着了,就会哭好久好久

今夜,无意抄诗
暴雨冲刷干净就离开

毅力和肌肉,从来不
属于同一种松垮

她也不是黑衣丽达
只顾甩一下玉镯般的脚踝

今夜不再
有任何青葱小径

外婆无法远足
某人却要旁逸斜出

在安静的十九点半
在抽屉爽滑的轮轴上

穿插一面枯荣的镜子
然后睡眠

作者 / 周乐天

 

“上海卫生樟脑丸
樟脑丸
是保护衣服滴
蟑螂药
是消灭灶妈子滴”

这几句有些无厘头的分行,不是诗,是我出生地的街头巷尾,几十年来流传的一段叫卖。

看到周乐天的这首诗,我第一时间想起了这段叫卖。樟脑丸,老人家,公园,这些意象互相勾连,唤起了我太多的童年记忆。

知道这段叫卖的读者,我们可以对一下暗号。不知道的,也没有关系,就让樟脑丸消逝在旧日的衣服里。我们也终将干净而带着气味,消逝于一个个公园里的夏日。

荐诗 / 松子
2018/07/03

 

 

题图 / Andy Dewantoro, Silenced By The Night

2574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