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安静的爱让人奋不顾身

0702

我有多爱你?让我一一道来

我有多爱你?让我一一道来

我对你的爱用尽灵魂的宽度

抵达灵魂的至高和至深,对它的感受超越肉眼

触摸造物追求的至高荣光。

我爱你就像日常最安静的需要,

从旭日东升到红烛熄灭。

无人能羁绊我的爱,就像人们为权利战斗;

无物能玷污我的爱,就像斗士转身离开赞美的呼声。

我爱你,以往昔悲怆中的激情,

以童年时纯真的信仰。

我曾经有过爱,以为它已经像圣徒般死去,

而今复活于对你的爱中。我以呼吸,

以微笑,以眼泪,以我的一生爱你;还有,还有,

如果上帝降恩慈于我,

我在死后只会爱你更深。

作者 / [英国] 白朗宁夫人
翻译 / 光诸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ways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ways.

I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dth and height

My soul can reach, when feeling out of sight

For the ends of being and ideal grace.

I love thee to the level of every day’s

Most quiet need, by sun and candle-light.

I love thee freely, as men strive for right;

I love thee purely, as they turn from praise.

I love thee with the passion put to use

In my old griefs, and with my childhood’s faith.

I love thee with a love I seemed to lose

With my lost saints. I love thee with the breath,

Smiles, tears, of all my life; and, if God choose,

I shall but love thee better after death.

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

 

在需要“找诗”的那天我的航班晚点七个小时,回到家发现电脑崩溃了。弄好之后,我做了一件被世界蹂躏之后通常会做的事——翻译一首经典的英文诗。

这明显带有自虐的性质——能读得懂英文的朋友明显对它有自己的看法,这种看法很可能和我不同;而看中文译本的朋友也很可能已经看过之前大家的翻译,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所以我翻出来,很可能费力不讨好。

不过,在我翻译的时候,就像会水的人跳河自杀一样,我逐渐克服了自虐的冲动,开始找回能者的理智。我发现我对以前的翻译都并不满意,而且翻译得更好也并非不可能。这是一首非常朴实的诗,翻译遇到的唯一问题是,如果完全忠实于原意的话,翻译出的中文会显得相当“秃”,或者给人一种“凹凸”不平的感觉。

“我有多爱你?让我数爱你的方式。我爱你到达我灵魂可以到达的深度,宽度和高度,当感觉超越视线去寻找存在的目的和理想化的优雅……”这样的翻译我是不能认同的。

所以就要大规模地修饰。其实也并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做。比如雨果的名著《悲惨世界》,原文名叫“Les Misérables”,直译是“惨的人”,译成《悲惨世界》意思都变了好多,但作为中文不是那么“秃”了,好像也得到了认可。

无论翻译得如何,从中文中也可以大致看到这首诗的意思的。这是一首不能再经典的爱情诗,它以极其精炼又富于激情的语言描述了完美的爱情应有的样子。它是平静和日常的,但又带有造物至高的完美性;为了它可以奋不顾身,但除了爱本身别无所求;爱伴随着激情和信仰,伴随着呼吸、微笑和眼泪,至死不渝。爱是自然的,但并不会躺着得到。白朗宁夫人正是奋力摆脱了父亲暴君般的控制,甚至放弃了继承遗产,和诗人罗伯特·白朗宁成就了万人传颂的婚姻佳话。爱像自由一样,需要为之战斗。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8/07/02

 

 

 

题图 / John Everett Millais

3468total visits,3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